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用户注册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更多>>
您的位置:首页 > 家乡故事
今年的清明 下了一天的雪
浏览:1098 发表时间2019-04-08 14:50:49

(作者:展有发)清明这天没有下雨,但天空阴沉沉的,早上七点,一大片白色的雪雾从北面飘来,像抖动的白绸,越来越近,细碎的雪便落在脸上,更多的雪弥漫了旷野。


因为要等住在白山的二嫂和侄子,我们约定清明这天去离家四里地的太平村祭奠埋在那里的父母和二哥。


太平村是林场共有的墓地,那里坡缓向阳,清澈的西大河日夜流淌,山上长满红松和珍贵的黄柏,那里土质松软,一到五月山顶开满嫣红的杜鹃花,一片一片的,花香四溢,引得千百只鸟儿在山林中歌唱,当初林场的老人相中了这里的风水,随着岁月的流逝,这里已经堆起无数的坟堆,俨然另一个世界的村落。


太平村,顾名思义,这里没有喧闹,但它牵挂着后辈人的思念,那条连接林场的小路,洒满亲人的眼泪和哀思。


父母去世后,也埋在了这里,从那以后,每年的清明、七月十五、春节前,我们兄妹五个都会相约去父母的坟前祭奠,摆放水果糕点,焚香化纸,填土修坟,和他们活着时一样,把各自的心里话一一诉说,然后磕头告别,父母的养育之恩在一堆黄土面前怎样表达都显得微不足道和无可奈何。


然而生活中的生离死别总是猝不及防的发生,四年前,热心开朗的二哥被癌症夺去了生命,他才五十七岁,长的又很年轻,但命运之神却早早的离他远去,他也埋在了太平村,埋在父母的旁边。


从那以后,二嫂和侄子不管离得多远,也要赶过来祭奠二哥。


雪还在下,当军官的侄子开着车,二嫂从车里出来,还是我熟悉的嫂子,只是又苍老了许多,二哥的离去,最痛苦的是二嫂,现在她和侄子住在一起,两个可爱的小孙子够她忙的......


记得二嫂第一次来我家,我和三哥放学刚到家门口,就被二哥拦住,他瞪着眼睛对我们说:“屋里那个女的是我对象,你们见了要叫姐,别瞎叫,当心我揍你们”。


我和三哥小心进屋,二哥的对象正和母亲在厨房做饭,长长的发辫,咖啡色裤子,草绿色外套,半高跟的黑皮鞋,中午的阳光,厨房飘溢的饭香,二哥的对象在我们的眼里美丽而时尚。


“还愣着干啥?赶紧叫二嫂啊”母亲高兴的声音让我和三哥规规矩矩地喊了一声“二嫂”,那天,她没有回答我们,只是低着头笑,进了里屋,二哥也没揍我们,到是一边唱歌一边从背包里给我们拿苹果......


逝者如斯,从墓地回来的路上,二嫂一直说,人活着就是活个人气,你二哥活着多好,他的两个大孙子太招人喜欢了。


这次来,侄子给我买了一大块猪肉,足有七八斤,还有一个酱肘子,他知道我爱这口。


洋洋洒洒的雪下了一天,快黄昏的时候,雪停了,天边显出一抹微蓝,我站在大门口,门前的路面湿漉漉的,没有一片雪花的影子,在门旁一株翠绿的荠荠菜拱了出来......

友情链接:qsqccz.com   dzdsg.com   jsjLpj.com   tieyi1688.com